歪歪歪O啦

哈哈哈哈哈哈

天枢-王炸:

1,如图

2,如图

3,仲堃仪:我家王上摸过我的肩,说我是独一无二的!

齐之侃:我家王上动不动就拍我的肩,还袭胸!

慕容离:执明也揽过我的肩。

公孙钤:我们说下个话题。

4,仲堃仪:王上曾经把下跪的我扶了起来。

齐之侃:王上曾经把下跪的我扶了起来。

慕容离:他敢让我跪!

公孙钤:哈哈哈哈哈哈这次不是我输啦,王上曾经把下跪的我扶了起来,嘴里念叨着,裘振!裘振!

坤/坎/离:……

5,仲堃仪:我坐过王上的龙床,你们谁坐过?

齐之侃:禽兽!

慕容离:禽兽!

公孙钤:幸亏我那天礼不可废。

6,仲堃仪:我抱过我家差点摔倒的王上。

慕容离:我被我家王上抱过。

齐之侃:我不仅抱过王上,我还被王上抱过。

公孙钤:……

7,陵光:裘振死的时候我晕了过去了,是直接过去了。

孟章:凌司空死的时候我直接吐血了,后来身体也不大好。

蹇宾:我身体到是挺好,就是一受刺激就晕,可能是以前被刺客打吐血的后遗症。

执明:你们好惨哦。

8,陵光:我诊脉的镜头被yy成怀孕。

孟章:我喝药的镜头被yy成怀孕。

蹇宾:我头晕的镜头被yy成怀孕。

执明:你们好惨哦。

9,仲堃仪:我吐过血。

公孙钤:我吐过血。

慕容离:我吐过血。

齐之侃:嗯哼!

10,仲堃仪:我遇到过刺客。

慕容离:我遇到过刺客。

齐之侃:我遇到过刺客。

公孙钤:……

11,公孙钤:我和你们都有过肢体接触!!

坤/坎/离:好可怜哦,让他赢一次吧。

裘振是陵光的竹马,他死在陵光怀里后,也成为陵光此生的床前明月光。原本野心勃勃的天璇王陵光从此一蹶不振。直到丞相把与裘振眉眼七分像的公孙钤推到陵光眼前。公孙钤是个谋士,是个正直且才高八斗的谋士。起初陵光常把公孙钤误认作裘振,公孙钤只得低头闷声道:“臣,是公孙钤。”于是陵光便会再次陷入郁郁寡欢中。
公孙钤对陵光说:“臣惟愿王上,做这盛世之君呐。”居然和裘振临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谋而合:“惟愿吾王,长享盛世。”
有公孙钤在,陵光渐渐从失去裘振的阴影中走了出来。陵光一直以为公孙钤之于他,只是个填补裘振在他心里落下的洞的人罢了。直到公孙钎也死了时,陵光才发觉自己,竟然已经想不起裘振的样子了。每当他想想起裘振时,脑海中浮现的居然是公孙钤的样子,是他的一身正气,是他拱手躬身对自己说:“礼不可废。”,是他的一袭蓝袍,是他脸上永远藏不住的正义凛然。
在公孙的棺前,陵光终于失声痛哭:“你去替本王领兵打仗啊!你现在就去啊!”可哭得再撕心裂肺,也终是再唤不回那人的一句“臣,定不辱使命。”

裘振依然是陵光的床前明月光,只是他未料到,公孙钤居然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

看入迷了。这剧太好看了啊啊。等我看完剧来写双白!

Cafe and rainy days are the best m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