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妖

【钤光】《一个故事》7

第七章

陵光醒来时早就过了早朝的时辰,侍女也没有来叫他。陵光猜或许是公孙钤离开的时候吩咐了他们别叨扰自己。他从床上坐起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前一夜没睡好,补了个回笼觉总是十分舒服的。然后隐约想起是自己让公孙钤给他束发,接着他不知怎么就睡着了。于是陵光先是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满怀好奇地快步移到镜前,想看看公孙钤把自己的头发梳成了个什么德性。

陵光在镜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铜镜里的他,和平时在宫里看起来很不一样。他在朝中时会将头发高束起,戴上珠光宝气的王冠,鬓角留两缕发丝,看起来很像《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总之一看就是个贵气的帝王。而公孙钤并没有给他束发带上王冠,而是任由他的卷发散着,只是在他额间系了条紫色的细绳,两侧额角也留了两缕发丝垂在脸颊旁。陵光没看到镜子时瞥见这两撮头发还会有种道骨仙风的错觉,可看到了镜子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自是另一种风情。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时陵光的打扮。

于是陵光没再对头发作调整,颇为愉悦地开始了他没有早朝的一天。

天璇王缺席早朝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所以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猜疑。眼下天下大乱,四国间的平衡被打破,天枢和天玑之间战火连天,众臣都在对此事焦灼地交换意见。
而公孙钤难得地在早朝上走神。

“公孙副相,你对天玑和天枢的战事怎么看?这次吴将军带了三万天璇士兵前去相助天枢,也不知该是不该。如此一来,岂不是等于在向天玑宣战?”
“嗯?”公孙钤突然被点名,迟疑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我倒觉得未必。天玑刚立国,连下天枢五城,或许只是为了震慑余国。天玑兴许很快就收兵了。”
“哦?那看来我们天璇根本不该出兵啊!”一位大臣接到。
“怎么会?我看天玑八成是想趁此机会吞并天枢!”

公孙钤的话引起了朝臣中新一轮的激烈讨论,而公孙钤自己却悄悄退出了谈话。其实这些都是陵光早上与他谈到的。早上公孙钤深深为眼下时局担忧着,忧虑天枢与天玑之间的动荡会影响到天璇的时势。
而陵光却叫他不必过虑:
“蹇宾的性子孤王还是清楚的。他这个人城府可深,但却最懂得把握尺度,绝不会冒进。除非他想要现下就称霸天下,否则绝不会此时吞并天枢。而眼下钧天四国间要乱不乱,他是那想要做那黄雀的人,又怎么会急急地跑出来争当螳螂呢?
派三万士兵前去表面是相助天枢,实则我们的将士根本无须上战场,去摆个样子而已,蹇宾已得天枢五城,不会多加纠缠自会退兵,我们刚好也卖天枢一个面子。”
听了陵光一席话,公孙钤的心中犹如醍醐灌顶,原先的焦虑瞬时就消失了。他也没想到,他们天璇的王整日看着浑浑噩噩度日,实则对当今时局还是十分上心的。公孙钤默默觉得这其中也有自己一些功劳,因此觉得分外喜悦。

“王上怎么会对天玑王如此了解?可是熟识?”公孙钤忍不住问。他愈来愈发觉陵光身上竟有那么多谜。
陵光托着腮帮追忆往事:“小时候,也就是钧天分裂之前,诸侯国的皇室逢年过节也偶有往来,蹇宾,执明,孟章的性子我都很了解。
交情自是谈不上,小孩么,怎么都会玩到一起去。长大了便各有各的心思,又有谁会把儿时的交往当做情分呢。”陵光说这话时声音软糯,目无焦距,似笑非笑,公孙钤甚至拿不准陵光心里是否有一丝遗憾。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如若真要叹,也着实可叹。
正如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钧天以破,曾经的诸侯国纷纷自立为王。这几个月来四国间暗潮汹涌,这几日又战火连起,天下换主只不过是迟早的事。

从陵光的寝殿出来后,公孙钤胡思乱想了许多,导致他在早朝上连连出神。

他想的却不是当今时局。

他脑中都是混沌,而混沌中隐约有一些碎片般的景象,将他围绕,将他包裹,叫他如入混沌迷梦,又叫他如若大梦初醒。

他脑中不断闪回的,是陵光披散着波浪般的卷发,倚在他胸口时的睡容。

他当时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欲望攫住;他轻轻捻起陵光的一撮头发,他发觉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他才明白自己竟十分想要拥有,想要占有此刻散在他胸口的这一卷墨浪;还有这个人滚烫的眼泪。

欲,是万恶之始,万罪之源。

向来朗月风清,坦坦荡荡的公孙世家长子,天璇国副相公孙钤,终于有了一个恐怕此生羞于向人提及的小秘密:

他对他的君王起了一些难以启齿的心思。


----------

夸我😕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