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妖

【钤光】《一个故事》9

第九章

第二日公孙钤果然没出现在早朝上;他如丞相所言,带了数十个随从上路天权了。其实天璇与天权相隔也没有大家说的那么远,只是天权在山间,与其他国隔了一座昱照山,去一趟还得翻山越岭。
天权现任国主名叫执明,他可算是钧天四国中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之君王的典范了。天权的国事大多是天权太傅在处理,国主虽是不上进,可好在天权地大物博,自给自足不成问题,国家因此也尚还富裕;因着昱照山庇护,天权易守难攻,所以也无须操劳征战。可自从天权来了一位来历不明的乐师,说是叫慕容离,国主执明可谓是被迷得神魂颠倒,也愈来愈多地纵容慕容离插手天权的国事。
这慕容离的身份并不简单;他原名慕容黎,曾是瑶光国的太子。自从瑶光被天璇攻破,他国破家亡,死里逃生后便化名慕容离,势要为国复仇,踏平天璇。他如今投奔天权,便是打算来此从长计议。此次邀天璇来使,也是他暗中促成的,其目的显而易见,只是当时未曾有人察觉,这钧天四国的走势,竟是被他一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公孙钤等人终于到达了天权王宫。执明是个好吃贪玩的主,借着天璇来使的机会大开宴请,美食美酒,凤箫声动,佳人起舞,觥筹交错,言笑晏晏。

公孙钤一眼就被这萧师所吸引,他一身红装极为艳丽,一张脸上却很是清冷,眼里无悲无喜,可萧声却声声哀恸,令人动容,好似在诉说一个悲恸的故事。他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

这便是慕容离了。
见到此人之前公孙钤便有耳闻,说有人比喻此子貌如仙子下凡。见到慕容离后公孙钤虽有些震惊,却绝达不到惊为天人的程度。他甚至暗笑地想到,说出此言的人,必是没有来过天璇,没见过天璇王。一想到那一身紫衣,那缱绻的卷发以及那眼角总是似有桃花绽开的面容,公孙钤的嘴角便忍不住微微上扬,仿佛那身影是他独一人的仙子,是别人都不曾有幸见过的美景。

公孙钤奉上一些例礼,代天璇说了些每国使臣都会说的那些客套话,表达了一下天璇愿与天权友好相处的意思,执明自是不会用心听,哼哈意思了两下就去给慕容离献殷勤去了,最后还是太傅出来代表天权,还奉上了些礼让公孙钤带回去呈给天璇王。一切都正常而有序。
接着晚宴才正式开始。

慕容离在天权本是个孤傲的人,虽是乐师,却轻易不在宴上吹箫,还因此落了不少口舌。今日倒是爽快,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一曲毕,天权国主执明带头叫好,连公孙钤也忍不住鼓起掌来。确是萧音动人,顾盼生姿。

随后臣子们在宴上聊起了天,有人问公孙钤天璇最近如何,天璇王最近如何,公孙钤都礼貌地一一回答了,道是自家王上近来对国事愈来愈上心,天璇国情愈来愈盛。这时便有臣子在一旁嗤笑着咬耳朵,道:
“听说那个天璇王不是痛失爱将后就一朝倾颓了么?整日混吃等死的,还对国事上心哪?”这话的音量要大不大,却偏偏恰好足够传到公孙钤的耳朵里。
公孙钤怎么可能容忍他人这样侮辱陵光?
只见他冷笑了一声,转过头去盯着说话的那位大人反唇相讥道:“这位大人对我国王上还真是上心,只是,“混吃等死”这个词用在我们天璇王身上怕是不如用在你们天权国主身上来的贴切。”
公孙钤此话并没有特地放低音量,因此此言一出,全场静默了半晌。

坐在堂上的执明眉毛一挑,道:“公孙大人,你刚才说什么?”
公孙钤仍是那副不卑不亢的样子,甚至挺直了腰板,似是想压下心中的怒火与不快,冷冷道:“执明国主何不问问您的这位大人刚才说了什么?”
朝臣们方才一时静默是因为没反应过来,这时反应过来了,刹那间宴上像炸了锅。天权的大臣们都一个一个跳了起来,怒喊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对我们国主不敬!”
“王上,天璇对我国根本没有诚意,居然这样冒犯您,依臣看我们还是把这个天璇使臣先押下去关起来再做打算吧!”
“……”

执明被他们吵得头疼,他偷偷瞥了慕容离一眼,只见慕容离微微皱着眉好像也被这些嘈杂扰的心烦,便对着朝臣们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关起来关起来,关几日再说!”

公孙钤便被押了下去。他即使被押下去也依然保持着昂首挺胸的样子,慕容离沉思着微微点了点头:倒是个君子做派。
只是没人注意到,慕容离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消息传到天璇时已经是几日后。
“也不知公孙副相是说错了什么话,竟惹得天权国主将他关了起来,也不知何时才会放他回天璇。”
“什么?”陵光拍案而起。
朝堂上臣子们小声议论了起来。许多人都在想,临走前公孙钤才刚惹得王上大发脾气,说不想再见到他,指不定王上真的会索性就留他在天权不管了。
哪知下一刻陵光就语惊四座,他咬牙切齿道:“连我天璇副相他天权都敢关,他还有什么不敢做?来人,孤王要出兵,围了天权!”
有老臣颤颤巍巍地劝他:“王上,三思啊。天权有昱照山挡着,易守难攻啊。”
陵光怒言:“还思什么思?他们分明是没把我天璇放在眼里。他们有山挡着是吧?那就派兵烧了他们的昱照山!现在给我召吴小将军!”

“你带五百精兵即刻出发去天权,人多走得慢,五百够了,快马加鞭两日就应该能到昱照山脚下。到那你就派人传信上去,说若是一个时辰之内他们没把公孙副相平安送下山,你们就放火烧了他们的昱照山!烧的寸草不生!让他们坐吃山空!”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