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妖

【钤光】《一个故事》10

第十章

天璇将士兵临山下的消息传到执明耳朵里的时候,他正在和慕容离用膳。
“王上,不好了!天璇……天璇对我们出兵了!已经到山脚下了!”传话的小厮显然已经被吓得瑟瑟发抖。“啪”的一声,慕容离的筷子掉落在地,他装作若无其事地捡起。慕容离并非是像那小厮一般被这个消息吓到,只是他实在没料到天璇居然会因此对天权出兵。
“阿离别怕,”执明毫不在意,转头对小厮道:“你让他们打,我看他们怎么攻上这昱照山。”执明虽然也对天璇出兵有些惊讶,但这种他对这种对他产生不了威胁的事儿向来不会在意;相反,他还觉得有些有趣,想看看陵光到底想怎么样。
小厮又哆哆嗦嗦道:“他们放话说,若是一个时辰之内没见到他们的副相下山,他们就要放火……烧……烧山,寸草不留……”
啪的一声,执明的筷子也掉在了地上。

放火烧山,执明相信这事儿陵光绝对干的出来。
他也有些慌了。

最后的结局是太傅出来主持大局,万分客气甚至有些殷勤地将公孙钤接了出来,声称误会一场,挑了不少夜明珠珊瑚之类的宝物让公孙钤带回天璇,还说不日再派使臣前去天璇拜访。

公孙钤上山的时候天权也派了人来接,可远不比下山的派头足,浩浩荡荡的一队人马,还有太傅亲自护送,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亲呢。

陵光在宫里走来走去,隔一会儿就要问一次:“公孙那边有消息了么?放人了吗?”
“没有?那吴小将军那边呢?到昱照山了吗?”

丞相忍不住提醒道:“王上,传信的速度不会比他们回来快多少的,他们想着如此,若是没有意外,可能便不会传信回来了。”
虽然尚不知公孙钤在天权究竟是哪里得罪了执明,但以公孙钤的性子不会捅出什么大的篓子,多半是他心直口快说错了什么话惹恼了执明的那个任性的主儿。不触及到原则的大事,不至于让天权真的拒不放人,任他们放火烧山。所以说,不出意外这趟肯定能把公孙钤接回来。
于是陵光点点头:“也是。”可还是掩不住眉头的那一丝焦急。

其实陵光本要亲自出征,跟着一块儿去的,最后还是被丞相等一众老臣拦了下来,只好身在曹营心在汉地在宫中等消息。
对于此事陵光的反应,多少还是让丞相有些意外。丞相也算是看着陵光长大,也很清楚陵光本就是个重情义,十分感性也十分冲动的人。就好比他原本野心勃勃,却因为裘振的死一夕倾颓,将一统天下的雄心都抛在了脑后,就此郁郁寡欢萎靡不振。就此来看,似乎对天权说翻脸就翻脸,说出兵就出兵,不顾前情,不计后果,也很符合陵光的作风。只是不知这作风里,公孙钤的缘故又占了几分?

公孙钤回来的时候,陵光立马就收起了自己那副着急得不得了的神情,摆出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除了眼睛有一点红。
公孙钤二话没说,就先跪下了;他觉得从胸口到嗓子都堵的很,堵到他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
“臣,回来迟了。”
丞相等大臣都围过去,颇为关心地打量他,问他此次出使天权的具体情况。
“公孙副相,你这次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天权国主啊?”
公孙钤有些心虚地看了陵光一眼,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如实说:
“我只是在宴上说他们国主整日混吃等死。”
全场哗然。众臣纷纷恨铁不成钢,以长辈的姿态教育起了小辈。

“也是实话。”陵光却红着眼淡淡道。
公孙钤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他。
“但你居然在他面前说这话。公孙钤,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如果是我,斩了你都不为过。”陵光随手把桌上的奏折往公孙钤身上狠狠摔去,气急败坏道。
公孙钤躲都没躲,也没吭声,任由那奏折砸在他脸上。
他能说什么呢?他在天权被关起来的时候也没有很慌,他料定天权不会关他很久,况且宴上本来就是天权的人先出言不逊。他虽然言语上冲动了些,却并不后悔,何况他说的也是事实。在这种出使的场合下,对方出言不逊,他若是还装作没听到的话,那恐怕不仅他本人,连带着天璇从此都要被人当成软柿子捏,踩在脚底下了。但他不能说,他不能让陵光知道他是为了维护陵光维护天璇。这话让陵光听了,会让他不开心的。他只是意外,陵光居然会为了他向天权出兵。
“早知会如此就不该让你去,在天璇关着就行了,何苦跑去天权劳费执明关你?你就好好待在你的府上思过吧。别出来了。”陵光闭着眼皱着眉,似乎真的再也不想看到他。
他抬头看着陵光,奏折甩在脸上很疼,他口中都是苦涩。他像是没听见陵光责骂了他什么;他动了动喉结,才沙哑地发出声音,说了句牛马不相及的话:
“多谢王上 出兵相救。”
陵光看着他有些憔悴的面容,顿时就没气了。他转过身,抹了抹眼睛,疲倦地低声道:“罢了,

你回来就好。”

这几个字,陵光说的那么低,那么缓,却好像一支利箭,从公孙钤的耳朵“嗖”的一声里穿过。如雷贯耳,让他眼眶湿热。
陵光像是觉得很累了,正欲离开。公孙钤却急急地叫住他:
“王上!”
陵光停住脚步,却没有侧过身。
公孙钤低声道:“臣知错了。”
“哪错了。”陵光以为他指的是出使天权对执明出言不逊的事,便也没什么耐性听,没好气道。
公孙钤顿了顿,才又沙哑地开了口:
“臣不该顶撞王上让王上难堪,

不该说错话惹王上生气,
不该惹祸让王上操心,
不该不陪王上下棋……”
公孙钤毫无语序,毫无逻辑地说着,只是一股脑地将这些日的懊悔想起一句说一句地说了出来。
说着说着,才发现陵光好像哭了。
陵光也不知怎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就是觉得心里有点疼。
公孙钤没继续往下说了,他心中五味杂陈,还有些震惊。他曾千方百计地想要让陵光不再为故人流泪,却万万没想到有一日陵光的眼泪也会为了他而流。他曾经那么妒忌裘振,那么想要占有陵光滚烫的眼泪,没想到竟真的等来了这一天。至少这一刻,陵光的眼泪是属于他的。
陵光也没答话,只是红着眼站在静静堂上流泪,隔了会儿才有点哽咽地叹气道:

“你呀你,
怎么该好好说话的时候不会好好说,偏要把人气死?
这会儿没什么事儿了,又这样……
又知道挑好听的话说了。”
陵光说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还好你回来了。
孤王已经失去了裘振,可不能再失去你了”

“臣……罪该万死。”

“罢了,回去歇息着吧。”
“王上,”公孙钤再次叫住陵光,他直视着陵光的眼睛,轻轻说道:

“就罚臣,陪王上下一盘棋吧。”

-------

真的要请大家督促我日更了。下周要去旅游,希望能在出发前把文完结了,不然真的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写完

评论(1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