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妖

【钤光】《一个故事》11

第十一章

不能失去你。

这句话当时公孙钤没来得及细细品,等回过神了之后,陵光的这句话还有他当时的神态,红着眼仿佛真的很害怕的样子,在他心里过了得有八百遍。往后的日子中,每当他失意时,对很多人生怀疑时,被背叛时,难过时,都会把这一幕从记忆里拣出来,像受伤吃药般的闭上眼细细地回忆一遍。再睁开眼时,便能心生勇气,独面荆棘。

是何其有幸,才会被装在心里的人需要,需要到红着眼说不能失去你。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当时公孙钤还未来得及细细体会这份人生至幸。那日他脑子里沉甸甸得装了太多杂事心事,随陵光回到寝殿后,也没有下棋的心思。陵光自然也是一样。劫后余生的两人,怎么能有心情下棋呢。虽说一个人因为心思缜密做事有分寸本就没把这出既是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故当成劫,所谓身在劫中却不以为意,而另一个人原本就没在这劫里,而因为担心对方生生往坑里跳,硬是把自己也牵扯了进来。

陵光从不自知自己一身媚骨,而其中这双眼睛最是风情万种;此时这双眼红的像泣了血,还有些微肿,哪怕是陌路人见了也怕是要心生怜惜,更何况公孙钤。公孙钤最见不得他这副泣眼难过的样子。他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轻轻为陵光擦去眼角的泪痕。

“王上,别哭了。哭肿了就不好看了。”公孙钤的声音很轻。
公孙钤的指腹有些粗糙,沿着陵光的眉眼抚过时,陵光能很清晰地感受到他指尖的薄茧。

“你这会儿倒是扮起好人来了。”陵光吸溜着鼻子道。
“先前不是挺会气人吗?连执明那个没心没肺的都能被你惹恼。”公孙钤心知陵光想说的被自己气到的肯定不只是天权国主,便叹了口气,想着看来王上还在为他走前的疏远耿耿于怀。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顿时觉得陵光的眼睛好像又开始泪汪汪了。

他不忍,也不舍。
于是公孙钤张开双臂,把满脸都写着委屈的年轻君王轻轻揽入了怀中:“王上,臣……
我,知错了。”

陵光本来也没什么事,毕竟气也气过了,骂也骂过了,担心也担心过了,现在人也全须全尾的回来了。他往塌上一躺睡个觉这事儿也就翻篇过去了。
可这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将他逐渐平静下去的心态再次打乱了。
陵光埋在他胸口,忍不住想:公孙钤这人可真是讨厌啊。打一巴掌揉三揉,好人坏人可都让他做尽了。骂两句就说知错了,让他骂都骂不下去。
一点都不痛快。

于是陵光在公孙钤温柔的怀抱与气息里愈想愈委屈,索性把头埋在公孙钤的胸口痛快地哭了一场,好像受了很多委屈似的。公孙钤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安抚他,一边很愧疚地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十恶不赦,居然值得这么多眼泪。
不过他是觉得自己真是太自私了,居然为了自己的感受而让陵光这么难过。
以后不会了。公孙钤在心里说。

后面的几个月里,公孙钤与陵光恢复了以往的相处,甚至还要更亲密些。时不时下盘棋,膳后花园里散个步。公孙钤对于自己的心事也释怀了些,君子么,还得坦荡荡。也是经过这次的意外,他才意识到一味的逃避只会伤人伤己,更何况情愫这东西果真是压不得,压着反而是揠苗助长。他开始认识到自己首先应该正视自己的感情,过了自己这关,将来才有可能过旁人,甚至陵光那关。
再大逆不道,也是感情。
他们私处时,公孙钤也开始偶尔自称我而不是臣。只是他还是从没开口唤过陵光的名字。认识以来,也仅仅是在他们初遇不知道彼此身份时公孙钤唤过那么一次“陵光”,往后便再也没有叫过。对此陵光也懒得再管他。

这日,他们在花园里溜达时,陵光先四周看了看,确认周围没有侍从才拉了拉公孙钤的袖子,示意他将头侧低,随后他像是要告诉公孙钤一个什么秘密似的,附在他耳边悄声说:
“我在宫中待腻了,这几日觉得甚是乏味,今夜想悄悄出宫,去城里逛逛,你随我一道吧?”
公孙钤不敢置信地侧过头看他,见陵光神情坚定且满怀期待,才确信他不是在开玩笑。
“王上……这不妥吧……?”
“有何不妥?”陵光歪头看他。
公孙钤答不上来。他再一回想,自己第一次遇见陵光也是在城外,那时陵光恐怕也是自己溜出来的。
公孙钤本有些犹豫,觉得君王出宫这种事陵光若是没有告诉他他也可睁只眼闭只眼当不知道,可如果自己还陪同的话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但看着陵光期待的眼神,他原本想说的话,满肚子的大道理,条条框框君臣之道都瞬时烟消云散,一张嘴,只剩下了个简单的“好”字。

“好。”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