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小妖

【钤光】《一个故事》8

第八章

自从公孙钤来了后,天璇王陵光是情绪状态越来越好,丞相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可不知怎的,近来又有些暴躁了;看起来不像是因为裘将军之死,可他也不好亲自去问原由。丞相悄悄观察了几天,才终于看出些名堂。
因为别扭的人不止王上一个。丞相发现,公孙钤这几日像是有心事似的,虽说处理起国务还是和从前一般尽心尽力,私下与他谈论国事也并无异处,可在朝堂上,公孙钤的眼光要么游离,要么闪躲。几日前退朝时,王上照例叫公孙钤留下陪他下棋,公孙钤居然声称公务繁忙,委婉地拒绝了。陵光当时的脸色就很不好看了。

陵光是真的有些纳闷,似乎近来公孙钤都在有意疏远他。于是他想是不是他做了什么事惹公孙不开心了呢?可是想想他也没做什么,再者说了,就算他做了什么,这天下哪有臣子跟君王置气的道理?这么一想于是陵光就更生气了,连带着也时常迁怒旁人,对谁都没什么好脸色。
于是众臣这几日又开始小心翼翼,朝堂上大气都不敢喘。对此,公孙钤自是心知肚明。可是他宁可让陵光误会他,对他不满,也不能让陵光知道他的心事。

作为一个臣子,居然对君王起了不敬冒犯之心。此事若是传出去,旁人会怎么看,陵光又会怎么想他?
所以他只能试图疏远陵光,杜绝一切私下见面的机会,趁还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前将自己这份难以言说的心思掐死在摇篮里。

别无他法。

这几日钧天也不太平。天玑与天枢停战,两国重修旧好。这在陵光看来就很让人不爽了,好歹天璇出兵帮天枢抗衡天玑左右也不过是十日前的事。如今两国说和好就和好,把他们天璇的位置放在何处?而天枢为了表达对天璇的感激,天枢王孟章派了上大夫仲堃仪出使天璇奉上厚礼略表谢意。陵光心里这才稍微舒坦了些。
可好巧不巧,陵光派去留意仲堃仪的眼线又发现仲堃仪在暗中打听他们天璇的军事。禀报给了陵光,刚好撞在了枪口上;陵光震怒:和着你们天枢就是如此过河拆桥的吗?于是一声令下把仲堃仪拘禁了。
这事儿仲堃仪也着实冤枉。仲堃仪和公孙钤本是至交好友,先前公孙钤告诉仲堃仪,天璇已无将才,吴老将军近来病重,无力领兵,而吴小将军是个只懂纸上谈兵的书生,不堪重任。先前仲堃仪受人挑拨,没有信,因此与公孙钤也闹了些误会,后来才逐渐意识到或许是自己多疑错怪了公孙钤,于是这次来也是想趁着机会查清楚,不料却被陵光当成是天枢国居心叵测。

“王上,这之间一定有误会,何不先将仲堃仪放出来听听他作何解释呢?”公孙钤跪在朝堂上,急得额头上都是汗。
陵光对于他们之间的交情也有所耳闻:“怎么?你还怕你的好友在牢里吃苦?”语气冷冷的,更显得阴阳怪气。
公孙钤咬了咬牙,道:“王上,于私,我相信仲堃仪绝不是此等小人。于公,天枢向来与天璇交好,此次派天枢上大夫出使我国也是为了感激我天璇上次出兵相助,想要与我国交好,可我们一声不响地将天枢使臣打入天牢,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都不合适。这样一来,天璇与天枢多年来互相之间的信任怕是要一朝瓦解了。”
“公孙爱卿,你这莫不是在以公谋私吧?”陵光冷笑道。
其实公孙钤每一句话都说的十分在理,朝堂上其他大臣都不住点头赞同,可陵光却更不悦了。陵光天生桃花眼,他笑时眼角微微上翘,令人如沐春风,而他此时却尽是冷笑,眼尾似灼灼桃花间藏了一把明晃晃的刀。
公孙钤双膝跪着,语气里几近是恳求:“王上,天璇与天枢盟约如何,钧天四国未来走向如何,全都在您一念之间啊。”

全场静默了一时,陵光才不咸不淡地开口:“照你所言,若是孤王不放人,倒成了天璇乃至钧天的罪人?”
全朝大臣瞬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朝臣们悬着心的空档,陵光话锋一转:“那就把天枢使臣放了罢。”
臣子们这才松了口气。

紧接着,陵光又扬起了眉毛,挑衅般的看着公孙钤道:“只是,公孙爱卿私通天枢重臣,接着又以公谋私,这事该怎么算?”
众臣将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再次悬起。这次,饶是再迟钝的老臣也看明白了,王上不是在跟天枢过不去;王上那是在跟副相过不去。
在陵光同意放人了之后,公孙钤紧绷的心就已经放松了下来,他甚至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听到陵光此言,也知道陵光是在对他不满;因此虽然他依旧跪在地上,但却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道:“任凭王上责罚。”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好,真是好极了。”陵光怒极反笑,因大笑而眯起的眼角如桃花怒放,“明天起你不用来上早朝了,孤王不想看见你,你就好好待在你府里闭门思过,没有孤王的允许哪也不许去,谁也不许见,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出来。”陵光几尽是在咬牙切齿。

禁足。
这责罚其实比降职停俸禄之类的重多了。朝臣们面面相觑,丝毫不解王上究竟是在发哪门子脾气。
唯有公孙钤波澜不惊,就好像陵光责罚的不是他一样,依然是那幅不卑不亢的神情:“臣遵旨。”
这时候丞相颤颤巍巍地开口了:“王上,这恐怕不妥。”
陵光没好气道:“哪不妥?”
“先前受天权之邀,公孙副相还要作为天璇使臣去天权送奉一些例礼以示天璇与天权友好相交的诚意。原定明日动身,如今再做变更,恐怕来不及了。”
陵光倒是把这事儿给忘了。
“那就等他从天权回来再受罚吧。”陵光冷冷道,然后甩袖离去。

天璇王离场,众臣们又围在一起讨论王上今日这无名火是怎么回事,唯有始作俑者公孙钤只是望着陵光离去的背影出神。

陵光回到自己的寝宫红着眼睛把能砸的东西砸了个遍,最后砸累了抱着裘振留下的短剑一个人呆坐了很久。
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天枢绝不可能对天璇有敌意,以及拘禁天枢使臣的后果与厉害关系。但他作为天璇王,为此事觉得受到冒犯是必然的,因此把天枢使臣关一关以作警示,顶多一两日也就放了,不会碍大体,倒是没想到公孙钤反应会那么大。何况其实他只是将仲堃仪禁闭在房间里,并没有真的送入打牢。
公孙钤可真是太不识好歹了,倒是对别人如此关怀。
其实但凡公孙钤当时流露出一丝冤枉委屈的情绪,陵光也不至于气到如此。可偏偏公孙钤就是那一副不卑不亢,清者自清,对责罚毫不在意的样子,让陵光怒火中烧。

-------
抱歉前面太忙了没时间写,现在放假啦会勤快一些,我也想早点更完,多多催更哦

评论(6)

热度(22)